letter-19

五月三十一日醫學生上街要求修法一事,個人深受啟發。
我是一般民眾,但幾年前歷經嚴重車禍後,便開始關心台灣的醫療問題。此次醫學生走上
街頭的遊行,被許多人誤解為他們怕競爭、害怕飯碗被搶。以一般民眾的立場而言,
我想
有幾點是所有的台灣人民需要認真思考的。


一、    專業人才總量控管
為什麼有人要到東歐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學醫?
因為台灣醫學院難考。又
為什麼台灣的醫學系這麼難考?因為有「總量管制」。
全台灣醫學系每年招生人數上限為
一千三百名,原意是為了維持醫療市場平衡、
確保台灣醫療品質與維護全民健康。而波蘭
醫學生的問題,等於是狠狠地打了總量管制一巴掌,
若國家輕易地承認波蘭醫學生的學歷
,且無名額上限地進入台灣醫療體系,
那也就表示否定了國內總量管制政策。國家納稅人
繳納稅款,
給政府培養一個醫師從入學至取得執業資格要十一至十三年;今日若使國外醫
學生無上限回國,(即便他們是自費出國)
卻仍有可能影響本土醫師的就業機會。
國內以最頂尖人才取材的醫學系錄取模式,
讓我們無論在教育資源與人力資源上都損失不
起。一個頂尖的人才,投入生命中最精華的十幾年接受醫學訓練,
如果他不唸醫學系,又
可以為國家社會的其他領域付出多少貢獻?
培養這些醫學生所花費的,是我們每個納稅人
繳納的稅金,未來這些全台灣最優秀的一群人,
如果失業變成新的社會問題是這個國家社
會巨大的損失。而且,除了量的掌控外,還有其他引人疑慮的問題。


二、    醫事學歷認證
以前台灣只承認九大地區(美國、日本、歐盟、加拿大、南非、
澳洲、紐西蘭、新加坡、
香港)的醫學院學歷,沒有人有異議,
也認為學成歸國的醫學院學生很有競爭力,並沒有
出現什麼值得討論的現象。問題就出在歐盟,
自從2004年五月波蘭加入了歐盟後,成了台
灣也承認醫學院學歷的一國,但凡有漏洞,必有代辦公司。
代辦公司與波蘭的大學,聯手
催生了畸形的醫學院國際班!國際班入學考試,
只有一間學校需要託福成績當參考,其餘
連托福都不需,只要面試即可。(
此新聞於去年2008年12月29日聯合報記者已報導「上波
蘭醫學院免托福」)
姑且不討論,這些前往波蘭讀醫學院學生的背景知識(
即他們在台灣的求學歷程)如何,
來看看目前最多台生就讀的「波茲南大學」世界排名,
落在全世界大學排名是第2378名。
而我們的國立台灣大學全球排名是第95名,
連目前最新想增設醫學系的義守大學也有1123
名,
(請參考http://www.4icu.org/reviews/3757.htm。)由其排名,
可測出其教授和講師的
素質、教學研究的專精度、論文發表數,
甚至是學生素質及教學成效。
波茲南大學醫學國際班的學生,口說無憑,請參加具有公平、公正、
公信力的學歷認證考
試,以實際成績,向台灣民眾保證你們同樣受過優良的醫學訓練。
對於此排名如此後面大
學所培育出來的醫師,站在病人的立場,不禁要懷疑,
這些醫學生究竟學了什麼?學了多
少?真的值得我信任嗎?為了能確保民眾就醫的安全與權益,
請政府加緊修法進行醫事學
歷認證。也請這些學成歸國的醫學生拿出實力,考過學歷認證,
給台灣的民眾一個安心的
就醫環境。



三、    實習時數
此外,波蘭醫學生的實習時數也極具爭議。
日前許多波蘭學生的父母,聲稱他們的小孩在
波蘭當地都有實習過。但是,
請對照今年4月19日波茲南大學的副校長來台灣開記者會時
http://ap.ntdtv.com/News/Item/?id=200904190004),
說明他們的國際班學生經過的
是「六至八小時的clinical classes」。
此課程和台灣醫師所接受的internship是不一樣
的。如果連副校長的話都自相矛盾,
我們還要相信這個學校培育出來的人才嗎?同時,在
波茲南大學的站上,亦有一篇文章提到,當地非留學的醫學院學生,
畢業後須經過十八個
月的post graduate internship才能參加考 National Medical Exam(簡稱LEP)考試。
此文證實兩點:其一、波蘭的醫學生在畢業前都沒有實習的課程,
取得文憑後要經過實習
十八個月。其二、經過台灣代辦公司前往波蘭習醫的醫學生,
是沒有經過實習的。即使有
所謂的臨床課程,其課程計劃中也沒有提及該如何實施。(如:
要值多少班、care幾床病
人)
而台灣的醫學生,從見習到實習,全部超過一萬多個小時。
且都需經過筆試跟臨床技能考
試,不通過者要補考到過為止。難道,八小時同等一萬多小時嗎?
波蘭學生的家長,若要使民眾相信您們所說確有「實習」一事的話,
請拿出證明。請告訴
台灣的民眾,貴子弟在波蘭如何實習?一天接幾個病人?換幾次藥?
寫不寫病歷?怎麼寫
病歷?照顧多少床病人?值班表如何?幾天一班?
參加晨會的簽到表?做過幾次真人的
CPR?拿出證明的文件,讓民眾相信,這些留學醫學生很優秀;
給民眾信心,這些留學生
是經過實習考驗的。
不要只是說,要證明自己到底能不能讓人安心。
實習在很多職業都很重要,教導學生的老
師要實習、開藥的藥師要實習,甚至連禮儀師也要實習,
我們沒有理由接受、信任未經實
習的醫師,請給台灣民眾一個交待。

最後重申,我不是從醫人員。我也希望能透過良性的競爭、
正確公平的管道來提昇台灣的
醫療品質;我不排外,我要的只是一個安全的就醫環境。
請政府落實學歷認證,人民健康
才有保證。
Comments